收 藏

九 万国都城的愈发上扬金沙官网手机版。在上述春秋时期的青铜文化中我们已经一并介绍了春秋战国时期齐、楚等国的都城,现在在这里再简单介绍一下秦都咸阳、赵都邯郸、韩都新郑与燕下都。
秦孝公十二年迁都咸阳。秦始皇统一六国以后,这里是全国的政治、经济与文化中心,在中国古代都城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从1959年以来考古工
作者对秦都咸阳遗址进行了调查与发掘。遗址位于今陕西咸阳市以东15公里窑店渭河北岸,南北长约6公里,东西宽约4公里,南部一部分已被渭河冲毁。在城内
中部偏北发现略呈长方形的夯土墙基,东西长约870米,南北宽约500米,可能是宫城的所在。在宫城内外已发现20余处夯土建筑基址。其中1974年至
1975年发掘的一号宫殿建筑基址,东西长177米,南北宽45米,现高6米。夯土筑成,呈凹字形阶梯状。其上依台逐层建筑木构房屋,组成多层的高大建
筑。西半部上层正中为主体殿堂,周围及下层为卧室、盥洗室等,底层为回廊。出土了大量的龙纹、凤纹、几何纹空心砖,方格纹、米字纹、太阳纹铺地砖,大量的
板瓦、筒瓦和云纹、动物纹、变形夔纹等圆形瓦当以及陶排水管道等。室内地面和墙壁用草泥土分层涂抹,表面刷白色或红色。值得注意的是,在墙壁上发现了彩色
壁画。有大红、朱红、黄、赭、石青、石绿、黑等色,其颜料为矿物质,至今仍很鲜明。在附近的三号宫殿遗址也发现了壁画,其内容有车马、仪仗、建筑、人物和
麦穗等。这些宫殿遗址均发现有明显的火烧遗迹,与《史记项羽本纪》所记项羽焚烧秦都咸阳的宫室、大火三月不灭的记载相吻合。此外,在宫城西面及城外西南
部发现有铸铁、铸铜和制陶等手工业作坊遗址。
赵国都城邯郸在今河北邯郸市区及其西南。赵自敬侯元年从中牟
迁都邯郸,至公元前222年被秦始皇灭亡,一直都于邯郸。赵都邯郸由位于西南的宫城及其东北的大城组成。二者相距仅60余米。宫城
由东、西、北三座小城组成,平面呈品字形。城垣夯筑。总面积达505万平方米。城墙残高8米,发现有陶排水槽等。城内有龙台、南将台、北将台等十余处夯土
台基,系宫殿建筑基址。其中以西城中部偏南的龙台最大,南北长296米,东西宽265米,残高16米,是目前已知的战国时期最大的夯土台基。台基处出土有
大量瓦片以及素面和三鹿纹、涡云纹等圆形瓦当。大城为居民区,西城墙长约6
000米,南城墙长约4 000米。1995年又钻探出东城墙与北城墙,估计
全部面积达800万平方米。在城内发现有冶铁、制陶、制骨器等手工业作坊遗址。城西北隅有插箭岭、铸箭炉、梳妆楼、灵山等夯土台基。
韩哀侯三年韩国兼并郑国后,迁都于新郑,在今河南新郑县城及周围地区、洧水(双洎(jì)河)与溱水
交汇处。城依河而建,平面不大规整,南北最长达4 500米,东西最宽约5
000米,中部由一道南北向的隔墙分为东、西两城。西城又称内城,
在中部有一个南北长320米、东西宽500米的宫城遗址。在宫城及其以北发现许多夯土建筑基址。例如其中梳妆台基址,南北长135米,东西宽80米,高8
米。在内城西北部阁老坟村北发现一处冷藏食物的地下建筑基址,为口部略大于底部的长方形竖穴,南北长8?7米,东西宽2?83米,深2?43?35
米。室内地下有五口陶井,深2?5米左右,为储存家畜、家禽肉食的冷藏窖。东城又称外城,发现有铸铜、冶铁、制陶、制骨器等手工业作坊遗址等。在城内发现
有春秋时期的贵族墓地,1923年在西城内东南部李家楼村曾发现春秋中晚期的大贵族墓葬,出土了一大批大型青铜礼器,前述精美的莲鹤方壶即出土于此。此
外,1971年在东城内东南部的白庙范村发现一坑青铜兵器,出土戈、矛、剑等180件,其中170余件有铭文,是战国晚期兵器的一次重大发现。
根据文献记载,春秋战国时期燕国的都城包括上都蓟和下都武阳等。根据考古发现,蓟城大约位于今北京市外城的西北部,出土有兽面纹半圆形瓦当、陶井圈及燕
国货币明刀等。燕下都武阳城的始建年代目前正在探讨之中,但战国晚期燕昭王时已很繁荣。城址在今河北易县东南2?5公里、北易水和中易水之间。从1930
年起考古工作者进行了多次的调查与发掘。城址平面略呈长方形,东西长约8公里,南北宽约46公里,是战国都城遗址中最大的一座。中部有一道隔墙将其分为
东、西两城。东城又称内城,北部又有东西向的隔墙一道。东城北部有武阳台、张公台等大型夯土建筑基址,城北又有老姆台等夯土建筑基址,这些是当时宫殿区之
所在。其中武阳台最大,东西长约140米,南北宽约110米,残高达11米,分为上下两层。1966年在城内发现高达74?5厘米的建筑饰件青铜铺首衔
环,可以想象当年建筑之巍峨。城内还出土有兽面纹、双鸟纹、双龙纹、山云纹等半圆形瓦当以及三角形蝉翼纹、黼黻(fú)纹脊瓦和垂脊瓦、大型圆筒形虎头状
口的泄水管道等。在城内还发现有冶铁、铸造铜镜、钱币及武器等手工业作坊遗址。城内出土的陶器上有许多带有戳印铭文,大多为陶攻某,有的字数较
多,内容为年月、左陶尹、左陶倕(chuí)某、敀(pò)某、左陶工某等,为官府手工业作坊的标记。此外,在内城西北隅的虚粮
冢、九女台等处还发现有许多大型成排墓葬,地面上有高大的封土堆,有的业经考古发掘,是燕王及高级贵族墓葬之所在。西城内文化遗存较少,可能是用于军事防
御的廓城。

春秋时期由于兼并战争频繁,以及各诸侯国手工业与商业的发展,促使各诸侯国的城市迅速发展起来。考古发现各国的都城大多从春秋时期开始修筑,至战国时期进一步建设,许多还沿用至汉代。

首先,1954年至1960年在河南洛阳调查发掘了东周的王城遗址,位于洛河与涧河交汇之处。根据古代文献记载,自周平王东迁至周景王,凡十二世以王城为周都;周敬王时因王子朝之乱,迁都于东面的成周,至周赧王时又迁回王城。该城略呈方形,北墙长2
890米,西墙南北两端相距3 200米,南墙和东墙各残存约1
000米,总面积约10平方公里。城墙一般宽约10米,系用夯土版筑而成。北墙外还发现有深5米的护城濠。城内中部汉代时为河南县城所在,因而东周时期的建筑遗迹遭到毁坏。在城内南部发现两处大型夯土建筑遗址。其中北面的一处,东西长344米,南北宽182米,四周有围墙,内有长方形建筑基址,并发现有大量的板瓦、筒瓦及兽面纹、卷云纹瓦当,可能是周王王宫之所在。在城内西北部发现有铸铜、制陶、制骨器等手工业作坊遗址。这种城市布局与《周礼·考工记》所载“面朝后市”相符合。在城内现今的中州路一带发掘了大批东周时期的墓葬,大多为土坑竖穴墓,有棺椁,葬式为屈肢葬,头向北方。大、中型墓随葬有青铜鼎、豆、簠、盘、匜等礼器。小型墓主要随葬陶器,根据随葬陶器组合与型式的变化,发掘者将墓葬分为七期,年代约当公元前8世纪至前3世纪,现已成为中原地区东周墓葬断代分期的标尺。

其次,从1952年起在山西侯马调查发掘了晋国晚期晋景公十五年所迁的都城新田遗址。位于今侯马市西北郊、汾河与浍河交汇之处,由平望、台神、白店、牛村、呈王、马庄等七座小城组成,总面积约35平方公里。在牛村古城与平望古城内都发现有夯土台基。其中平望古城南部的夯土台基,南北长约95米,东西宽约75米,北高南低,呈三级阶梯状,现存最高处约8?5米。牛村古城内西北部的一处夯土台基,呈正方形,每边长52?5米,高6?5米。两者周围散布有许多筒瓦及板瓦残片,附近还分布有数十处夯土建筑基址,它们可能是当时宫殿区之所在。在牛村古城南还发现了前述铸铜作坊遗址以及制陶、制骨器等手工作坊遗址。在浍河以南的上马村发现了大量的西周至东周时期的墓葬。墓地分为若干区,可能属于有亲缘关系的不同家族。尤其重要的是,1965年在古城址东南秦村附近发现了春秋晚期的盟誓遗址。包括宗庙建筑基址和痤埋牺牲的土坑400余个以及排葬墓等。根据文献记载,当时的诸侯和卿大夫为了巩固内部的团结,打击敌对势力,经常举行盟誓活动。将盟辞用朱书或墨书书写于祭玉或石圭上,称为盟书或载书。一式二份,一份藏于盟府,一份埋于地下或沉于河中,以取信于鬼神。侯马盟誓遗址共出土盟书5
000余片,大多呈圭形,长18厘米至32厘米,宽2厘米至4厘米。每件少者10余字,多者达200余字。其内容大多是与盟人表示要效忠于盟主,并一致诛讨已逃亡在外的敌对势力的宗盟类盟书。据研究,这批盟书的主盟人赵孟可能就是晋国世卿赵鞅,这批盟书就是晋定公十六年前后晋国世卿赵鞅与其他卿大夫之间举行盟誓的约信文书,其目的是为了共同反对其政敌赵尼。侯马盟书印证了春秋晚期晋国统治阶级内部的夺权斗争,为研究这一时期的社会大变革及盟誓制度提供了重要资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