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石化、中石油先后对外公布2011年业绩报告,“两桶油”在炼油业务上出现千亿巨亏。在石油行业整体盈利的背景下,油企何以“局部亏,整体赚”?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 林伯强

10月28日,中石油和中石化两石油巨头各自公布了2011年第三季度报告,报告显示,两家公司前三季度共赚得1634亿元,在第三季度两家公司共赚得571亿元。但炼油板块依旧是两家企业亏损的大头,其中,中石油前9个月炼油亏损高达415亿,中石化前9个月炼油则亏损246.10亿元。两家公司总计645亿元的炼油亏损,较其上半年分别为234亿元和122亿元亏损额持续加剧。

目前,中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是56%,另外44%是国内生产的。按照目前上游的市场格局,进口的这部分主要由几个拥有石油进出口贸易权的贸易商,按照国际市场价格通过中远期现货合同进行操作,直接与国际接轨。国内油田自产的这部分也直接与国际市场价格挂钩,与自身的开采成本没有直接的关联。这44%按照国际油价卖的国内原油就成为了问题的关键。由于中石油、中石化内部各板块分开核算,即使是同一系统的公司,上下游之间也按市场价结算,这样便造成了炼油板块的高成本。

日前,中石化、中石油先后对外公布2011年业绩报告,“两桶油”在炼油业务上出现千亿巨亏。在石油行业整体盈利的背景下,油企何以“局部亏,整体赚”?

然而此前发改委给出的数据却与此相差甚远,10月26日,发改委披露的信息显示,今年1-8月份,炼油行业累计亏损18.4亿元,相差巨大的数据让公众满心疑惑。中石化新闻发言人黄文生公开表示,海外依存度高、成本上升是导致中石化炼油亏损的一个重要原因。

此外,从炼油板块连接的销售板块来看,目前成品油到最终消费者还需要经历“出厂价—批发价—零售价”三个价格。尽管“批零倒挂”引发终端零售环节出现“油荒”的现象多次出现,通常为了保障销售板块的利润空间,会保证批发价与出厂价之间留有余地。勘探与生产板块与销售板块两头的“挤压”就构成了“局部亏,整体赚”的外部原因。

目前,中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是56%,另外44%是国内生产的。按照目前上游的市场格局,进口的这部分主要由几个拥有石油进出口贸易权的贸易商,按照国际市场价格通过中远期现货合同进行操作,直接与国际接轨。国内油田自产的这部分也直接与国际市场价格挂钩,与自身的开采成本没有直接的关联。这44%按照国际油价卖的国内原油就成为了问题的关键。由于中石油、中石化内部各板块分开核算,即使是同一系统的公司,上下游之间也按市场价结算,这样便造成了炼油板块的高成本。

炼油业务亏损严重

从炼油业务本身来看,一方面,目前全球范围内炼油行业的产能是过剩的。产能过剩意味着行业的平均回报不能维持在一个较高水平。因此,即使将国际上领先的石油公司的炼油板块单独拿出来,理论上说其收益率也应该是小于公司的平均收益率的。这就是为什么中石油、中石化选择炼油板块,而不是上游或下游其他板块的亏损作为价格博弈的着力点的原因,因为大家在这一块都挣不着钱,并不会凸显其经营能力上的缺陷。其次,在经营效率方面我国石油企业与国际石油公司相比较,确实还存在一些差距。国内比较,在炼油板块中石化要好于中石油,中石油炼油量仅为中石化的一半,同时进口比例较之远低,但炼油板块的亏损却要远高于中石化。

此外,从炼油板块连接的销售板块来看,目前成品油到最终消费者还需要经历“出厂价—批发价—零售价”三个价格。尽管“批零倒挂”引发终端零售环节出现“油荒”的现象多次出现,通常为了保障销售板块的利润空间,会保证批发价与出厂价之间留有余地。勘探与生产板块与销售板块两头的“挤压”就构成了“局部亏,整体赚”的外部原因。

根据三季报,2011年前三季度,中国石化公司营业收入18751.02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99.60亿元。其中,三季度单季实现营业收入6418.30亿元,同比上升31.0%。国内油气生产量上升,海外恢复生产,原油及天然气实现价格增长等都是三季度净利润增高的原因。

针对产业链某一环节的亏损,通常解决办法是纵向一体化,通过将外部交易内部化,减少中间环节实现整体的改善。中石油、中石化当前的一体化体制的“利”在于,如果我国由于调控通胀的政策目标而需要适当控制终端价格,一体化模式可以在石油对外依存度日益上升的背景下,通过上游的盈利应对终端价格管制下外部价格的风险,保障成品油的供应安全。当然,这个方面的好处常常会被扩大化,比如说,电力与煤炭的价格矛盾,政府不也试图采用煤电一体化来解决?与此同时,其不利的一面也十分明显,那就是上述分析的两个“外部”原因在很大程度上还是核算方式的问题。因此,真正需要我们理性对待的是,在巨无霸式垄断体制下,是否存在被掩盖的,经营效率的低下?

从炼油业务本身来看,一方面,目前全球范围内炼油行业的产能是过剩的。产能过剩意味着行业的平均回报不能维持在一个较高水平。因此,即使将国际上领先的石油公司的炼油板块单独拿出来,理论上说其收益率也应该是小于公司的平均收益率的。这就是为什么中石油、中石化选择炼油板块,而不是上游或下游其他板块的亏损作为价格博弈的着力点的原因,因为大家在这一块都挣不着钱,并不会凸显其经营能力上的缺陷。其次,在经营效率方面我国石油企业与国际石油公司相比较,确实还存在一些差距。国内比较,在炼油板块中石化要好于中石油,中石油炼油量仅为中石化的一半,同时进口比例较之远低,但炼油板块的亏损却要远高于中石化。

关于亏损,中石化的三季报中指出,截至三季度,炼油板块继续亏损,前三季度,公司原油加工1.59亿吨,单季加工原油50.77百万吨,环比降6.5%。加工量环比减少的主要原因是成本上升的影响,所以导致炼油板块继续亏损。

应对石油行业“局部亏,整体赚”的局面,首先应当界定清晰的核算概念,使得国产原油的生产成本透明化,让大家明白到底有多少“亏损”是上下游造成的。此外,需要未雨绸缪的是,思考如何应对进口原油的价格上涨风险,它是造成炼油板块的“真实亏损”的根本。这需要提高我国石油企业金融参与意识,以应对大宗商品金融属性日益增加的趋势。最后,作为纵向一体化的企业,分割开来,计算各个产业链环节的盈亏只是算清楚账的问题。最重要的一点是,在整体盈利的情况下,炼油板块亏损不能直接作为补贴依据。

针对产业链某一环节的亏损,通常解决办法是纵向一体化,通过将外部交易内部化,减少中间环节实现整体的改善。中石油、中石化当前的一体化体制的“利”在于,如果我国由于调控通胀的政策目标而需要适当控制终端价格,一体化模式可以在石油对外依存度日益上升的背景下,通过上游的盈利应对终端价格管制下外部价格的风险,保障成品油的供应安全。当然,这个方面的好处常常会被扩大化,比如说,电力与煤炭的价格矛盾,政府不也试图采用煤电一体化来解决?与此同时,其不利的一面也十分明显,那就是上述分析的两个“外部”原因在很大程度上还是核算方式的问题。因此,真正需要我们理性对待的是,在巨无霸式垄断体制下,是否存在被掩盖的,经营效率的低下?

而中石油的三季报则显示,公司2011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4829亿元,同比增长41%;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034亿元,同比增长3.5%,实现每股收益0.57元,增收不增利的主要原因是国际油价偏高导致炼油业务亏损以及国内气价偏低导致进口天然气业务亏损。

应对石油行业“局部亏,整体赚”的局面,首先应当界定清晰的核算概念,使得国产原油的生产成本透明化,让大家明白到底有多少“亏损”是上下游造成的。此外,需要未雨绸缪的是,思考如何应对进口原油的价格上涨风险,它是造成炼油板块的“真实亏损”的根本。这需要提高我国石油企业金融参与意识,以应对大宗商品金融属性日益增加的趋势。最后,作为纵向一体化的企业,分割开来,计算各个产业链环节的盈亏只是算清楚账的问题。最重要的一点是,在整体盈利的情况下,炼油板块亏损不能直接作为补贴依据。

无独有偶,日前,国家发改委公布的今年前9个月国内炼油行业的运行情况指出,“行业亏损有所减缓”并提及“今年1-8月份,炼油行业累计亏损18.4亿元”。

虽然尚有一个月的数据未计入内,以及炼油行业还包括几百家中小型地方炼油厂在内,但这18.4亿元的“亏损”与661亿元的“大窟窿”实在差距太大,实在难以让人把这么大的“缺口”都默认在“9月份”这一个月里。更有人提出质疑,公司方的数据和官方数据存在这么大的差距,这是为什么呢?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从目前看来,中石化比中石油的亏损应该更大一些,因为中石化的炼油板块比中石油大,“不过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是,整个炼油板块仅有18个亿的亏损,当中要怎么吻合数字,那就是两家公司的事情了。”他说,口径不同,只能由企业出面来作出解释。

财经专家郭有信撰文称,尽管发改委和中石油、中石化的数据在统计范围、统计跨度上存在差别,但18.4亿元和近400亿元之间的差别,已经不是用范围和跨度能解释得通的了。炼油企业的产品最终还是要通过销售终端卖出去,不计算终端销售数据而单纯强调炼油一个业务的亏损,显然有夸大之嫌。

林伯强说,现在对中石油、中石化的亏损是有一些争议的。“从外者直观地来看,我个人感觉应该没有那么多,可能因为批发价是国家规定的,所以才会亏损,如果是自己定价,那应该不会亏损。”林伯强说,他知道2007年和2008年石油石化亏损得比较厉害,但是今年亏损这么厉害,还是出乎他的意料,“理论上讲,不应该。”

诸多的消费者认为,一面是巨额的利润,一面又是高额的亏损,油价一涨,运输企业成本就增加,成本增加就要增加运费,运费增加了物价就要上涨,但其实这些费用的上涨幅度远远小于油价,那么,这么高的油价收入究竟上哪了?石油巨头是否在内部转移利润,以此来获得国家更多的补贴?黄文生对此予以否认,称公司是上四季度上市公司,他们的报表是定期对外公告,每个季度都对外公报,每半年经过国际审计毕马威公司进行审计,他们国内会计组织跟国际会计组织都已接轨,内部价格制定完全按照国际价格和国内价格,发改委定价格,不存在内部转移利润的问题。

“两桶油”炼油业务亏损不能成为补贴依据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宛学智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利润巨大指的是整体利润,而亏损则是侧重于炼油板块,在独立核算的业务板块下,炼油板块亏损是事实,整体利润丰厚也是事实,“不能将整体利润与局部亏损混淆”。

宛学智说,中石油和中石化的开采、炼油、化工、销售等业务板块是独立核算的,石油勘探与开采板块利润丰厚,其利润弥补了炼油板块的亏损,从而实现总体上的盈利。前三季度中石油炼油业务亏损额达到了415亿元,但其勘探板块利润高达1607.91亿元,足以弥补其亏损。

相关文章